锦衣之下

锦衣之下 第54集剧情介绍

主演:谭松韵,任嘉伦,韩栋,叶青

类型:剧情片

导演:地区:内地

年份:2019语言:汉语

剧情介绍:锦衣之下剧情介绍:袁今夏(谭松韵 饰)是六扇门天赋异禀的女捕快,她因为一桩案件与心狠手辣的锦衣卫陆绎(任嘉伦 饰)结下梁子。袁今夏本以为他们今生都不会再见,却没想到冤家路窄。朝廷拨放的十万两修河款不翼而飞,袁今夏奉旨协助陆绎一起去扬州调查此案,必须将十万两官银找回。他们本道不同不相为谋,却因为惊天案件联手。他们二人从最初的水火不容到刮目相看再到互生情愫,命运早已经将两人紧紧连在一起。没想到事与愿违,袁今夏是当年夏言案的遗孤,有着家族血仇的她与陆绎之间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但最终两人经过生死与共,经历了救百姓、抗倭寇、锄奸佞等事件之后,放下了心中的仇恨,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幸福。

第54集剧情介绍


蓝青玄为定罪严世蕃自刎死于牢中,翟兰叶出现把毛海峰交给陆绎审问
杨岳劝说袁今夏这几日别来六扇门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袁今夏点头说要快点找到那个太监。陆绎深夜到大牢看望蓝青玄,说找了一个死囚要换他出去,蓝青玄提醒他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陆绎说自己都已经安排好了,让他隐姓埋名活下去,但是被蓝青玄拒绝了,怕之前的气力都白费了,说自己意已决让他走,蓝青玄说这次是制胜的唯一机会,自己不能有一丝的犹豫和胆怯,否则摆在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提醒陆绎牢里都是严党的耳目让他小心别把自己搭进来,陆绎说自己奉命彻查此事严世蕃不敢说什么,担心蓝青玄等不到面圣就会死去,蓝青玄明白只有自己死在牢中才能消减皇上对严家的信任,陆绎还想再劝他,但是蓝青玄说是自己选的路,让陆绎不要再来以防皇上怀疑两人的关系,蓝青玄交给陆绎一封血书,让陆绎交给皇上说是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一会严世蕃到来,说听闻陆绎要偷梁换柱特地前来求证,蓝青玄狠瞪着严世蕃说他诬陷忠良必有报应,严世蕃拿剑威胁蓝青玄找人幕后指使,眼睛却是对着陆绎,蓝青玄说着自己是无量天尊,往严世蕃的剑上一抹自尽了,严世蕃见状慌忙离开,陆绎着急喊岑福叫大夫,蓝青玄说着下辈子还与他做兄弟,让他与袁今夏终成眷属莫要错过,说完死在陆绎怀中。
告发的太监回到家中,被蹲守多日的谢霄和袁今夏等到了,袁今夏拿出令牌告知自己是六扇门的。袁今夏赶到北镇抚司告知陆绎找到太监的好消息,岑福沉重说蓝青玄自刎而死的事情,袁今夏愣住,陆绎不忍直接进了北镇抚司。袁今夏自责自己没有早点找到太监替他洗脱冤情,回想着一路与他相识的过程。陆绎把蓝青玄死的消息告诉皇上,皇上大怒问为何严世蕃会跑到刑部大牢逼供蓝青玄,陆绎只能称自己不知,并把找到那名告发的太监并把太监的口供交给皇上看,皇上大怒严世蕃恃宠而骄,下令让陆绎联合三法司彻查此案并禁足严世蕃与家中,等陆绎走后皇上下令降罪严嵩教子无方,没收家产削官回乡。
严府里严世蕃还在淡定逗鸟,严风把消息告知他,严世蕃变了脸色大怒,打算利用蓝青玄的死说锦衣卫和道士勾结,对付没了陆廷的保护的陆绎。严嵩削官回乡来跟皇上告别,皇上让他不必为严世蕃求情,严嵩说临别之时想尽一点臣子之义,严嵩把严世蕃的说辞说给皇上听,说陆绎要帮助蓝青玄逃走,两人素有私交,皇上听后笑了一下说自有决断让严嵩起来,严嵩装虚弱拜别了皇上。皇上问李芳的看法,李芳说确实有看到陆绎经常去刑部大牢看望蓝青玄,皇上一听大怒要叫来陆绎,李芳提议说不能打草惊蛇让自己去一趟灵济宫,如果两人有勾结必会留下蛛丝马迹,皇上大喊自己要亲自去看看。
杨程万林菱几人听闻严嵩被削官严世蕃被禁足,高兴聚在一起吃饭喝酒庆祝,虽然担心严世蕃势力太大可能会有办法逃脱,但是大家先庆祝,袁今夏还是心事重重。严世蕃这边在得意利用蓝青玄铲除了陆绎,严风回报说陆绎已经回府了,原来皇上大怒后去了灵济宫查找两人勾结证据,发现陆绎在灵济宫炼制丹药,蓝青玄在临死之前交给陆绎一张炼制丹药的血书,皇上见状马上消了气,也就没有追究两人勾结之事,严世蕃想了一下问袁今夏在做什么,严风回说在六扇门查案,严世蕃叫罗文龙对袁今夏出手。
罗文龙背着包袱走在街上,袁今夏马上认出他是王麻子和谢霄上去堵他,罗文龙说他们认错人说世上长得像的人多着,袁今夏见他不承认,谢霄打晕他,袁今夏让谢霄把人带去北镇抚司。谢霄把罗文龙带去给陆绎,陆绎也认出了王麻子,罗文龙入了诏狱,陆绎问他交出严世蕃与毛海峰私通的罪证,罗文龙说出自己藏信件的地方,陆绎让岑福去看一看,罗文龙求他放了自己。岑福拿来搜到的信件,高兴说可以上报给皇上,陆绎突然一想觉得严世蕃做事谨慎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轻易流传出来。陆绎把信件拿去给专门做纸浆的人鉴定,经过鉴定说信是假的。
杨岳跑来告诉谢霄和上官曦说差点中计了,如果不是陆绎找了纸匠发现信是假的,那陆绎这次就栽在严世蕃的圈套里了,这时翟兰叶走了进来,谢霄讽刺她说至从岑港之战之后消失了踪迹,以为她不敢见人了,翟兰叶回击说真是笑话。谢霄要上前动手被杨岳拦下来,杨岳分析说翟兰叶本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却出现在这里,上官曦关切问她到底去了哪里,翟兰叶说这次来是来送一份大礼给他们的,翟兰叶把绑着的毛海峰送了过来,毛海峰骂骂咧咧说严世蕃把她送给自己,被翟兰叶一掌打晕。上官曦见她尴尬,让杨岳和谢霄把人带下去,并去请来陆绎和袁今夏一起商议一下要怎么处理。上官曦关切问她是被严世蕃送给了毛海峰,翟兰叶才把自己经历的生不如死告诉上官曦,说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希望严世蕃为他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上官曦心疼握住她的手。
陆绎把毛海峰抓入诏狱严刑拷打,但是罗文龙的事情刚发生完就冒出一个毛海峰,陆绎怀疑一切都太巧了。陆绎审问毛海峰,毛海峰认出他说翟兰叶果然是个疯子竟然把自己交给了锦衣卫,毛海峰说自己什么都不会说的,如果把保命的东西说出来了就不用活了,陆绎说就是无聊想跟他聊天,说起毛海峰的义父汪直,毛海峰马上情绪激动说自己一定会报仇的,陆绎冷笑让他认清现实连一个翟兰叶都对付不了,问他难道不想杀了严世蕃让吴守绪虎落平阳,毛海峰说想啊让陆绎放了他,陆绎让他看罗文平交出的那份信件,毛海峰看后起先不相信后看着陆绎像失了全身力气。
严世蕃等来严风汇报说在杨程万的府邸看到翟兰叶带着一人,而那人被岑福带走了,严世蕃大吃一惊得知是毛海峰暗自不安,让严风找来翟兰叶,并让人潜入诏狱打听陆绎要干什么。袁大娘见陆绎把倭寇带走审问夸他办事靠谱,看袁今夏脸色不好问她是不是不高兴还忘不了陆绎,三句又拐着弯劝袁今夏是否可以接受谢霄,袁今夏赶紧打住她撒娇说要一直陪在娘亲身边。
徐敬和陆绎商议写奏疏要怎么写,怎么把严世蕃勾结倭寇的事情上报给皇上,陆绎说两项罪证不足于让严世蕃彻底失了生还的机会,拿出风水堪舆图给徐敬看,徐敬看后说加上这条罪状严世蕃不死都难。这边严世蕃大发怒火骂严风是废物,严世蕃问陆绎和徐敬几日的动静,严风都查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严世蕃觉得不可能让他再去查。